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其实,萧玄宸心里的想法,跟苏伶婉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顾家倾覆,顾筠之一败涂地,事到如今,他心有不甘,做困兽之斗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不过,萧玄宸并不担心,顾筠之能够伤到他!

    因为毕竟,苏少卿和容情一众都在,他自己功夫也不弱。

    然,即便是如此,他还是不想让苏伶婉跟着他一起去见顾筠之!

    虽然,顾筠之就算是想要如何,也不一定能得手,但是他却不想让她涉险!

    哪怕,有一分一毫的凶险,他都不会让她涉足!

    “萧玄宸!”

    苏伶婉见自己说了不好之后,萧玄宸久久都不曾出声,不禁眸华微抬,有些赌气的注视着他:“你也说了,顾筠之已经成为了阶下囚,而且退一万步讲,天牢那边,有我的哥哥,还有容安,你如今不带我过去,是对他们没有信心,觉得他们保护不了我?还是对你自己没有信心?觉得你保护不了我!”

    听苏伶婉如此言语,萧玄宸不禁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!

    “咱们都说好了,我要成为与你比肩的女人……”苏伶婉听到他的叹气声,连忙打蛇随棍上,语气软了下来:“你就带我去吧!”

    在国事朝政上,他可以说一不二。

    但是在苏伶婉面前,他萧玄宸的所有原则,都会变成没有原则!

    当下,苏伶婉的一刚一柔,直接击溃了他的心理防线!

    心中思绪飞转,他在静默许久之后,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,妥协声道:“你愿意跟着去,那就一起去吧,不过前提条件是,到了天牢,你得跟在我身边,寸步都不能离!”

    “好说!好说!”

    苏伶婉终于达成所愿,觐见挽着萧玄宸的手臂,一双眸子,笑眯眯的,弯成了新月状,“我现在就是你身上的挂件儿,你走到哪里,我就跟到哪里!”

    “你啊!”

    萧玄宸垂眸看向苏伶婉,眼底尽是无奈和宠溺!

    他还真是,被她吃的死死的!

    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啊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牢之地,本就阴暗潮湿。

    在阴雨之时,牢里的空气,都是湿漉漉的,让人倍感压抑和不适。

    萧玄宸带着苏伶婉抵达天牢之时,苏少卿和容安,全都候在天牢以外。

    苏少卿见萧玄宸和苏伶婉两人携手步下了龙辇,眉宇轻轻皱了皱,连忙迎上前来,朝着两人躬身行礼:“末将参见皇上!参见皇后娘娘!”

    “安国侯不必拘礼!”

    自从苏伶婉回来之后,萧玄宸对苏少卿的态度,那叫一个好。

    如今,天空还落着雨。

    他和苏伶婉的头顶,有黄罗盖伞,苏少卿可是淋着的。

    是以,苏少卿才刚刚躬身行礼,他便让其免了礼!

    苏少卿知道,苏少卿之所以对他态度大变,那是看在自家妹妹的面子上,是以在免礼谢恩之后,他十分真诚的,朝着苏伶婉笑了笑。

    见状,苏伶婉对他回以一笑,然后眸色一转,轻声问道:“顾筠之,可已验明正身?”

    不怪她这么问!

    实在是这个世上,有易容术这种精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