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在顾寒霜和柔儿被押赴刑场之前,苏少卿和容安,便已经将人马部署了下去,只等着顾筠之自投罗网了!

    细雨之下,恢宏的大周皇宫,仿佛被笼罩在一层水雾之中,朦朦胧胧,让人看不真切!

    承乾宫,寝殿之中。

    苏伶婉一早起来,便吩咐容情,将萧缅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跟萧缅一起用过早膳,又玩耍了好一会儿,直到小家伙困了,要睡觉的时候,她才让奶娘将孩子抱了回去。

    窗外的雨,淅淅沥沥,下的并不大。

    但是,站在窗前,还是会有雨丝,随着风,迎面落在苏伶婉的俏脸之上。

    轻蹙着蛾眉,看着窗外落雨,她玩心大起,竟是伸出手来,手心向上,接着雨水!

    等到雨水满了,她随手一撩,水花四溅的时候,她的脸上也露出了丝丝浅笑。

    萧玄宸早朝回来,甫一入寝殿,便看见她摊着手掌,接着雨水,玩的不亦乐乎!

    薄唇轻轻勾着,他缓步上前,从伸手将她拥入怀中,下颔搁在了她的肩膀,温热的吹拂在她的耳畔,嗓音低而沉缓:“看样子,你今儿心情不错!”

    苏伶婉在萧玄宸拥入怀中的时候,身形微滞了下,不过很快,她整个人便放松了下来,放任自己身形后仰,靠在萧玄宸的怀里,轻轻的弯起了嘴角:“我现在……哪日心情不好了?”

    闻言,萧玄宸轻耸了耸俊眉!

    仔细沉吟了片刻,想着他家婉婉的心情,这几日里,还真的挺好的,他薄唇勾起的弧度,不禁缓缓上扬了几分:“能够让你每日喜笑颜开,乃我之愿也!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苏伶婉嘴角的笑意,也瞬间加深了些许!

    “你这整日日理万机的……”

    眉梢,轻轻扬起,她微微侧目,斜睇着将下颔搁在自己肩膀上,与她四目相对,呼吸相接的男人:“今儿,怎么回来的这么早?”

    这阵子,因为水患和地动这些天灾,萧玄宸忙得不了!

    每日,他下了早朝之后,便会去御书房忙活,直到天黑了之后才会回来!

    萧玄宸听到苏伶婉的话,轻蹙了蹙眉宇:“你这说话的口气,我怎么听着有几分埋怨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谁敢埋怨你啊!我只是心疼……”

    苏伶婉抿唇,唇角拉平,拿自己湿淋淋的手,摸了摸他蹙起的眉宇,撅嘴亲了他一下:“这阵子,你起早贪黑的,实在是太忙了!”

    因苏伶婉的主动,还有她那句心疼,萧玄宸眸光微微闪烁了起来的同时,连心底都跟着火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情不自禁的,轻啄了下她的唇角,他对苏伶婉眨了眨眼睛,在她鬓角蹭了蹭,眼底渐渐染上几分笑意:“整日起早贪黑,日理万机,实在是又累又乏味,还不如天天陪在你身边,就这么抱着你呢!”

    苏伶婉挑眉,眼底的笑意,也渐渐渲染开来!

    伸手摸了摸萧玄宸头上的冠冕,她浅笑吟吟的叹道:“欲戴皇冠,必承其重!谁让你是皇帝来着,所谓在其位,谋其政……”

    萧玄宸在她说话的之后,一直目光灼灼的注视着她!

    在他的注视下,苏伶婉心头发热,哽在喉间的那句你身为大周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