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听到容情的话,苏伶婉瞳眸猛地一睁,微眯着眸子,看着容情,有些不置信的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容情迎着苏伶婉的双眸,语气沉沉的重复着道:“就在刚才,明妃娘娘带着她的贴身贴身婢女柔儿,利用顾家安插在宫里的暗人,偷偷离开了冷宫,去了御书房!”

    若说容情第一次说的时候,苏伶婉是有些不置信。

    那么此刻,听到容情重复的话语之后,她便是不信,也得信了!

    下颔,微微扬起。

    她眸光有些游离的,轻轻转动着,最后终是低低呢喃道:“顾寒霜啊顾寒霜!你一定要将我对你最后的这点情分,都抹杀掉吗?”

    容情虽然不知道,苏伶婉在冷宫里,跟顾寒霜说了些什么!

    不过想到顾寒霜早前在宫里的所作所为,此刻再听到苏伶婉的呢喃声,她不禁心弦微紧了几分:“皇后娘娘,皇后这会儿,应该已经下了早朝,正在御书房批阅折子呢!您现在如果赶过去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赶过去作甚?”

    苏伶婉抬眸,冷笑了下,眼底冰冷一片:“她既然一意孤行,那就让她去吧!”

    见苏伶婉如此,容情不禁一阵惊讶:“让她去?”

    “让她去!”

    苏伶婉敛了笑,神色淡淡道:“你说,皇上是会听她的,还是听我的?”

    容情紧紧蹙起了眉头:“自然是听皇后娘娘的!”

    闻言,苏伶婉笑了笑:“我已经跟她说过,让她照着我的意思行事,可她却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轻轻,而又无奈的,叹了一口气后,她轻咬了下唇角,说道:“她不过是心虚,所以不信我罢了!随她去折腾吧,不让她撞撞南墙,她如何能死心?”

    听苏伶婉这么说,容情不由嘲讽一笑,随后暗暗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在容情点头之时,苏伶婉已然眸华一转,重新将注意力,放在了沈如雪身上!

    见沈如雪在自己跟容情说话的时候,一直静静的等在那里,她眸色深深的,凝视着沈如雪那张不再娇美的脸庞,轻轻蹙起了眉头:“你刚才说,有一不情之请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沈如雪用力点了点头,未语泪先流:“皇后娘娘明鉴,如今沈家倾覆,罪妾的父兄,罪大恶极,罪妾不敢提及!罪妾只求,皇后娘娘看在罪妾的母亲,曾经对皇后娘娘动过恻隐之心的份上,容她入冷宫,与罪妾团圆相依!”

    语落,沈如雪俯身,重重叩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