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容情周身的肃杀之气,这会儿已然全部消匿无踪!

    看着眼前浑身都成一团,却仍旧可以继续走路的女人,再想起以前的苏伶婉,她轻笑着摇了摇头,说道:“以前的皇后娘娘,总是柔柔弱弱的,动不动就会晕倒!可是您看您,这又是淋雨,又是摔跟头的,却一点事情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是哦……”

    苏伶婉听容情这么说,心里顿时乐了!

    她以前的身子,确实很弱,一吹风就保准得病!

    不过好在唐安坚持让她习武!

    如今她的身子,已然比以前好了太多!

    不过,再好的身子,在这个折腾的雨夜,她还真有些吃不消!

    这会儿,听容情这么说,她勾唇轻笑了下,径自将身子靠在了容情身上,轻声嚷嚷道:“哎呦,我不行了,不行了,晕了!晕了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就那么双眼一闭,真的“晕”过去了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容情抱住苏伶婉软下来的身子,嘴角一阵抽搐的同时,一张脸黑的跟现在的夜色有得一拼!

    这人怎么能说晕倒……呃……就晕倒了呢?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大雨,仍旧在哗哗的下着。

    宋国公府后巷所发生的事情,被雷雨之声掩盖,除了当事人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宋国公府内。

    瓢泼的大雨之中。

    新任宋国公宋远航,冒雨带着萧玄宸一行,快步进入了兰欣苑!

    但见兰欣苑主寝室内,只燃了角灯,光线昏暗,大门却敞开着,宋远航脸色一白,不由转头去看他身边的萧玄宸!

    彼时,萧玄宸并没有去看宋远航!

    他的视线,一直都凝住在寝室之内。

    这会儿,见宋远航不再上前,他直接阴沉着脸色上前,擦着宋远航的肩膀,便进了寝室。

    寝室内,青儿头上蒙着薄被,仍旧被定在榻上!

    萧玄宸甫一进门,他身后的元宝边点燃了火折子。

    很快,寝室里的大灯被点燃。

    在明暗不定的光火下,萧玄宸微眯着凤眸,像是一头蛰伏在暗夜的猎豹,视线快速自寝室内睃视而过,最后落在了寝榻之上!

    见寝榻之上的人儿,蒙着薄被,一动不动,他面色一变,不等众人作出反应,便已然快步上前,伸手掀起了薄被。

    他以为,在薄被掀起的时候,他可以看到那张,令他魂牵梦萦,朝思暮想的小脸儿!

    但是,在借着昏暗的灯光,看清了榻上的青儿之后,他那握着薄被一角的手,蓦地一松,原本高高提起的心脏,也噗通一声,便坠入了冰窖!

    不是她!

    这不是他的婉婉!

    不是!

    不是……

    边上,宋远航一眼认出躺在榻上的青儿,不禁心头一跳,连忙上前问道:“你怎么躺在榻上?那个……姑娘呢?”

    青儿闻他此问,一脸的着急的张了张嘴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“她被人点了穴道!”

    荣则说着话,上前解开了青儿的穴道。

 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