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元宝在宫中伺候多年,平时没事儿的时候,总是笑呵呵的。

    这会儿,见他脸色不对,苏伶婉不用去想,也知定然是出了什么事情!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萧玄宸垂眸,看了苏伶婉一眼,然后循着她的视线,看向了元宝!

    元宝站定,在观察了眼萧玄宸的神色之后,低垂着头,躬身回道:“启禀皇后,派去忠义伯府去捉拿顾筠之的人回来了!”

    听闻元宝如此言语,萧玄宸的脸色,缓缓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怀里的苏伶婉联想到元宝的脸色,心思微转之间,便已然问道:“没抓到人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元宝点了点头,不敢去看自家主子的神色,将头埋得更低了几分,“顾筠之应该是提前得到了消息,御林军赶到忠义伯府之后,将整座伯府搜了个遍,都没有寻到他的影子!”

    “顾家!”

    在元宝语落之后,脸色已经阴沉的不像话的萧玄宸,冷冷出了声:“在宫中埋的眼睛,挖了一只又一只,还是一直都没有挖完!”

    听萧玄宸这么说,元宝身子一颤,屈膝跪落在地:“是奴才无能!”

    关于顾家隐藏在暗处的势力,萧玄宸和元宝,不是没有想办法深挖过!

    在宫里,身为内侍总管的元宝,也不只一次的排查过!

    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!

    顾家就像是一棵大树,即便是树倒了,埋在土里的那些根须,却错综复杂,一时半会儿,根本就没办法全部挖出,并彻底清除!

    今日,顾寒霜带着柔儿来了御书房,很快萧玄宸便下令,命人缉拿顾筠之。

    在如此短暂的时间,顾筠之还能脱身,足以表明,在御书房伺候的那些人,有顾家安插的眼线!

    萧玄宸垂眸,看着因为自责,而跪在地上的元宝,语气沉沉道:“你先起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元宝起身,抬起眼来,等着萧玄宸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,顾筠之应该早就逃离京城了,传朕旨意,命安国侯苏少卿分派人手,从京城各个方向去缉拿!”

    “奴才遵旨!”

    元宝领旨,不曾耽搁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见元宝衔命快步而去,苏伶婉轻蹙了蹙眉头,看向萧玄宸。

    眼看着萧玄宸萧玄宸此时,面容冷峻非常,不知在想些什么,她眸色微敛着,在短暂的忖度之后,伸手握住了萧玄宸的手:“皇上!”

    萧玄宸转头,在看见她时,眸光闪动了下,神色渐渐缓和了下来:“别担心,顾筠之不过是个跳梁小丑,不足为惧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不足为惧!”

    苏伶婉对萧玄宸笑了笑,眸色微深:“我只是有些事情,还不太清明,所以想要去解惑!”

    萧玄宸俊眉扬起:“解惑?!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苏伶婉一双水润的眸子,定定的凝望着萧玄宸,轻道:“我要去天牢,顾寒霜一面!”

    闻言,萧玄宸眉宇一落!

    他对顾寒霜的观感,一直都不太好!

    自然,也不想让苏伶婉去见她!

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